终身教授——郭霭春

作者: 时间:2018-12-17

郭霭春(1912~2001),又名郭瑞生,男,汉族,天津市人。天津中医学院终身教授,我国著名医史文献学家、中医学家、目录学家、校勘学家、教育家、史学家、诗人。因教学和科研工作成绩卓著,贡献重大,赢得了尊重和称赞,获得了各种奖励和众多荣誉。主持并完成的部级科研项目“《素问》整理研究”,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科技进步一等奖。主编的《灵枢经校释》,获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科技进步二等奖。于1962年、1980年、1982年、1984年,4次被评为天津市劳动模范。曾获得天津市高等教育局培养硕士研究生优秀教师的荣誉称号,1990年获得国家教委颁发的科教成绩显著的荣誉证书,曾先后获得国家教委和天津市卫生局所授予的伯乐奖,1992年被批准享受政府特殊津贴。郭霭春教授曾任天津中医学院医学史、医古文、各家学说三教研室主任,并兼任《天津中医学院学报》、《天津中医》杂志主编。后又出任医史文献研究室主任、医史文献情报中心主任、中医系顾问,并兼任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编委、中华全国中医理论研究会常委、光明中医函授大学顾问、张仲景国医大学名誉教授以及《中医杂志》(英文版)编委等职。

郭霭春教授博学多识,治儒通医,文理医理融会贯通,精通史学、国学,于目录、版本、校勘、训诂、音韵等专门之学,造诣精深,并擅诗词。他深研基础理论,精医史、善临证,尤以文献研究和中医内科见长。郭霭春教授治学精勤,著述颇丰,著有《黄帝内经素问校注语译》等近20部中医学专著,为中医文献整理和阐释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郭霭春教授致力于中医事业70余年,在教学、科研、临床上取得了突出成就,特别是在继承和发扬上贡献显著,是一位国内外颇有影响的中医学者,是中医文献整理研究的一代宗师。

郭霭春教授,世居天津,7岁入塾,及长,先后从朴学大师长洲章钰(式之)先生、史学大师沔阳卢弼(慎之)先生学习小学、经学、史学等专门学问。19岁考入天津崇化学会历史专修科,又系统地深造了经史之学。1933年毕业后,执教于该学会,主讲《论语》、《左传》、《史记》、《汉书·艺文志》。与津门殷墟文字专家王襄,训诂学专家裴学海等人交游,不断切磋学术。他才思敏捷,聪颖过人,24岁时就著有《颜习斋学谱》、26岁时著《补北周书艺文志》、30岁时编写了《续资治通鉴目录》等书,分别由商务印书馆等处出版。他的《续资治通鉴目录》封面提签是著名版本目录学家傅增湘先生,扉页题字是著名书法家华世奎先生,著名历史学家卢弼、郭绍虞先生分别为该书撰写了序言。

1937年,天津沦陷,他拜宝坻儒医赵镕轩为师,学医4年。赵师精通《内》、《难》之学,尤对《医宗金鉴》、《寿世保元》、《医家四要》等书探索颇深,对其影响甚大。

1945年,抗战胜利后,任崇化学会会务主任,主持学会日常工作,为家乡培育人才。1949年,天津解放,他从事中学教育,任崇化中学校长多年。他办学严谨,治校有方,经常深入教学第一线,体恤教师,关心学生,他办学治校的事情,至今仍为人们津津乐道。其间教务余暇,为人诊病省疾,从未间断,医术日进。

1957年,天津成立中医学校,他转职任医史教员。1958年,中医学校晋为中医学院后,任医学史教研室主任。1968年,天津中医学院并入河北新医大学,任中医基础理论教研组副组长。1978年,天津中医学院恢复重建后,兼任医学史、医古文、各家学说三教研室主任。后任中医系顾问、《天津中医学院学报》和《天津中医》两杂志主编、医史文献研究室主任等职。并兼任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编辑委员会编委、光明中医函授大学顾问、张仲景国医大学名誉教授。

先生热爱中医事业,认为欲振兴中医,达到继承发扬的宏伟目标,“非致力于中医文献不能收功”。于是尽瘁精力,忘寒与暑,致力于文献整理研究工作。1963年,他接受了卫生部下达的科研任务,重点对祖国医学的经典著作——《黄帝内经·素问》进行整理研究,用了近20年的时间,其间经历了十年动乱的种种磨难,终于著成《黄帝内经素问校注语译》一书,并于1981年由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。

《黄帝内经素问校注语译》分原文、校勘、注释、语译4项内容,是新中国成立后系统研究整理《素问》的第一部个人专著。其特点,首先是占有资料全面,仅校勘一项就利用善本20余种,引用元代以前重要医籍60种以上,凡所能利用者,几乎殆尽;其次是内容翔实,全书共出校语2450余处,加注文3180余条,极尽了校勘、训诂之能事;三是校注可靠,校文正确,注义精当,凡“一言去取,必有稽考”,他的语译忠实原文,语言畅达,富有文采,通过他“荟萃群书,析疑正误”,解决了前人没能解决的疑难问题,对发扬《素问》之学,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。《黄帝内经素问校注语译》一经问世,便在学术界和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,被国内外许多单位作为《素问》学习的教材,成为研究《素问》的必不可少的重要参考书,使中医古籍整理及研究出现了一个高潮,并引起日本、美国、德国等国汉学家和传统中医研究者的重视。学术界普遍认为,该书是我国目前整理研究《素问》成就最大、学术水平最高的著作。随后,他又主持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研课题“《素问》整理研究”,据其研究成果著成《黄帝内经素问校注》、《黄帝内经素问语译》,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。该科研项目1994年获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科技进步一等奖,1995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。由他主编的《灵枢经校释》于1989年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进步二等奖。这在中医文献整理研究上是历史性的、新的突破。

早在1957年,他就看到我国历代医籍浩如烟海,但尚无完善的中医书目,而国外人士反致力于此,他深以为耻,于是决心编著一部具有独特风格和学术价值的中医专题目录著作。他独辟蹊径,注意到要充分利用地方志这一尚未被开发的资料宝库,自1958年始,正式组织进行编写工作,足迹遍及全国各省市图书馆,共查阅了4000余种地方志,历尽艰辛,饱尝困苦,至1984年编成了《中国分省医籍考》。

《中国分省医籍考》分上下两册,约200余万字。全书共著录医籍8000余种,附录作者小传4000余篇,是我国目前著录医籍最多的一部传录体医学目录专著。该书所录的资料,绝大部分在历代史志、公私书目及其他著作中未曾刊录过,也未被发现和利用,因此,它可以为研究我国医史文献提供大量有价值的第一手素材。通过分省著录,不但为地方医学的研究创造了条件,还能突出地反映各省医学的特点,尤其可以看出区域性社会因素对医学的影响。如河北金元医学对“金元四家”崛起的影响,山东“齐鲁文化”对医学教育的推动,“江西考亭”之学对医学发展的促进等,这些都为医学研究提供了有益的、可贵的资料,是以往所未见的。该书采用传录体编写,补充了医史上缺佚的名医传记,发掘了民间医家的医术、医方及其医德修养,指出了名医成功之路,又能给人以启迪。总之,该书不但在著录的条目上,超出了以往同类书目的数倍,并且独具特色。该书1985年由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后,受到医学界、学术界的高度重视,国内外多家媒体予以报道。同年10月,经文化部书展办批准,作为重点书参加了香港书展。

在繁重的教学、科研之余,先生从不忽视临床医学的研究,从20世纪30年代学医到80年代成为著名中医教授,一如既往,热心为广大患者解除疾病痛苦。他医德高尚,医术精湛,临诊认真负责,一丝不苟。每逢诊病,必冥思苦想,处方用药,几经斟酌,诊后回家,反复思索,查阅名家医案,如《古今医案按》、《得心堂医案》、《雪雅堂医案》等,以待复诊时处方增损,从不师心自用。总以选方用药,恰中病机为务,以期尽到治病救人之责。在理论上,先生非常重视《内经》的研究,并深信《内经》理论能指导临床实践。同事李清泉医生,苦于两耳如物堵塞,诸治无效。他想到《素问·通评虚实论》有云:“九窍不利,肠胃之所生也。”便打破一般从肝阳论治之常规。改投用小承气汤加菖蒲,药不到3剂,听力恢复。其奇方验案,多如此类,为患者解决疑难病证甚夥。但他不囿于经典,亦不流于世俗,而能够“通古今之变,成一家之言”,有自己的独到见地。

先生最善奖掖后学,以“学而不厌,诲人不倦”为行动准则。他不顾高龄之年,除担负指导研究生的任务外,还定期为中青年教师讲课,以提高师资素质。他几十年如一日,呕心沥血,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,有的在科研、教学、临床上作出了显著成绩。他创建并领导了天津市高教系统重点学科医史文献学。他曾获得天津市高等教育局培养硕士研究生优秀教师荣誉称号,其撰写的论文《我是怎样带研究生的》,获1989年天津市高等教育局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。

他治学严谨,著作宏富,从20世纪30年代一直至90年代,先后撰著出版了医学和史学著作20余部,总字数超过千万,另外还有诗集《残吟剩草》。其中大部分是由郭霭春教授一人独著,少部分由他担任主编,指导青年教师并带领研究生共同完成。著述如此众多以及学术涉及面之广,如果没有“焚膏以继晷,恒兀兀以穷年”的勤奋读书与写作,是难以完成的。这里,我们用郭先生的一句诗:“天荒地老吾仍在,永是书丛愿学人。”可以恰当地作为他勤于著述的生动诠释。

先生有理想,有追求,坚持不懈,矢志不渝,至70岁时,自题“开卷则思”小幅墨迹压在堆满书籍的写字台玻璃板下,足见其对自己要求严格有加。他于耄耋之年,仍是“老骥伏枥,壮心不已”,孜孜不倦,著书立说,不断追求,不断探索,为人民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——摘自《中医名家学术要略》

天津中医药大学党委教师工作部  地址:中国天津市静海区团泊新城西区鄱阳湖路10号  邮编:301617